游贵州

主页 > 民俗风情 >

康县民俗之男嫁女娶

阅读: 发布时间:2021-05-21 18:05

太平地处康县南部,距县城109公里,南与陕西省宁强县交界。这里气候温和,森林茂密,山清水秀,物产丰富,是人们向往永久安宁和平的地方。太平原名为大坪,古代为氐羌住地,太平天国后期,因太平军到此而改名为太平。2005年被撤并入阳坝镇。
康南的许多地方祖祖辈辈沿袭的都是女娶男嫁的婚配制度。在我国的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居住区,这种婚配方式也时有所闻。而这里虽是大山深处,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却并没有少数民族,居民都是清一色的汉族。因此,他们实行的并不是少数民族的习俗,而是汉族的一种特别习俗。这种习俗的核心是由女子来传递香火,延续血脉。与中国和世界现行的婚姻制度不同的是,这里每家每户登记在户口簿上的户主都是女人,家家户户执行的都是留女不留男。即,把女儿留在家里,把男孩嫁出去。与男娶女嫁完全打了个颠倒。与我国南方山区一些少数民族实行的类似男到女家的婚嫁制度不同的是,梅园沟的男子被娶到女家之后,必须立即改换出嫁前的姓名。新郎不仅要改姓所嫁新娘的姓,就连名字也要由女方家庭重新改叫。一个男子结婚,就等于宣告这个男人的姓名要从此在世界上消失,而另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姓名就此诞生。结婚后的男子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新人。原来的姓名在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后很快被人遗忘。不仅如此,他们的孩子也要无可争议地姓女方的姓。一个家庭的香火就这样由女性而不是由男性传递下去了。
男嫁女娶在康县不是个别现象,它不是一村一寨的特殊婚俗,而是整个康县南部8个乡镇的主流婚俗。为什么会有这种与世隔绝的婚俗?当然,这与一段历史有关,当染我不的不提到一个古怪的风俗,抗南的人不信神鬼,但他们十分的崇拜一个,几乎老一辈家家都有一幅画像洪秀全。这样大家也该知道了,为什么有这样奇怪的事情。

清文宗咸丰十一年(1861年)九月,太平军安庆保卫战失败后,天京失去了屏障,湘军直扑天京。为了挽救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在庐州(今安徽合肥)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启王梁成富等西进,远征西北,以牵制清军,减轻对天京的压力。自此以后,太平军在转战陕、甘途中多次经陇南地区,同清军展开殊死斗争。当时清兵追剿很紧,太平军只好逃入山高沟深的秦巴山地。他们化整为零,纷纷以男嫁女家的方式改姓换名隐藏下来,在老百姓的掩护之下躲过了清军的灭绝性杀戮。他们的后人成为今天太平人的一部分。为什么这样说?王东祥说,从此这种习俗就传下来了。随之传下来的男女平等、不信鬼神等等,都跟太平天国的主张一样。王东祥的理由还有一条,康南8个乡镇的老百姓都有缠头、束腰、绑腿的习惯。这应当也是太平军战士的遗风:缠头是为了便于作战,用带子束腰是为了佩挂武器,绑腿是为了行军和战斗。
红崖观和王妃墓
在清同治二年(1863年),败逃川北的启王梁成富率太平军8万之众在清军围追堵截之下,兵困秦巴山区。在外无援兵,内缺粮草的情况下,经反复商议,决定西取阶州(今武都),以其为大本营,待机由阴平直取成都。为牵制清兵主力,尽快攻取阶州,启王密令太平军一部在大将洪刚的带领下,号称一军,声称直取成都,策应了太平军顺利攻取阶州。
清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十三日,太平军兵败阶州。梁成富率军突围,在城北野牛寺同四川制台骆秉章部遭遇,启王和所部率将士全部遇难。洪刚一部仓促渡过嘉陵江,来到了今陕西省宁强县燕子砭一带,不料在潘家坝遭遇清军埋伏,死伤过半,洪刚战死。太平军分几路突围,其中一路在赖光达的率领下,绕道八海河,来到今天的阳坝和太平一带,消失在大山深处的茫茫林海之中,当地百姓称之为赖家军。
传说赖家军遭到清军的反复镇压,太平军女子营先锋元帅谢金花在太平境内的杜坝、未子沟一带,凭借奇险地形与清兵展开激战,在清兵的猛烈炮击下,女帅在今日的红崖观一带,骑一匹白马沉着指挥将士顽强应战,并在崖石上书一斗大的洪字,清兵吓得仓皇撤退。

后来他们分散居住,许多年后,他们就成了自己的风俗。


上一篇:双合民俗 下一篇:记忆中的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