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贵州

主页 > 民俗风情 >

天津风俗6

阅读: 发布时间:2021-05-14 14:19

形象表现人物

泥人张彩塑艺术取材于神话、戏剧、小说以及现实生活,通过塑造与绘色不仅形象地表现人物,而且随类赋彩地刻划了人物的性格,展示出近代的生活气息,不但接近日常情感,而且综合了中国文艺传统的抒情和线的艺术。《三百六十行》描绘的便是现实的、市井的生活;第一代张明山、第二代张玉亭曾先后创作过这一主题。《渔樵问答》(张明山作)不单使我们想起邵雍的《渔樵问答》和孔尚任的《桃花扇》中的渔樵问答-前者借渔樵的问答,来阐明天地事物的道理;后者借柳敬亭和苏昆生的对话,来道出国家兴亡所致的悲痛感,从而透露对人生的空幻之感: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在那里?于是最后归结到隐逸渔樵-而且透过塑和绘展示给我们的不是一般生命中的渔樵,而是两个相逢在野的退仕文人。
重塑造人物性格

泥人张彩塑注重塑造、注重对人物性格的刻划。罗丹和格赛儿的一段对话说:我告诉你一个重要的秘密。在这座维纳斯像前,我们所感受到的真实生命的印象,你以为是怎么来的?-- 是来自塑造的学问。泥人张的作品里正是体现了这一学问,这也是泥人张作品里显现强烈生命感的一个原因。他们捕捉住人物刹那间的动态,并着刻划人物内在的性格,再加施色。像张明山塑的《严振像》《严仁波像》人物塑造得十分精确。对这两件作品徐悲鸿一九三三年在《大陆杂志》上评论说:色雅而简,至其比例之精确、骨格之肯定、与其传神之微妙,据我在北方所见美术作品中,只有历代帝王中宋太祖、太宗之像可比拟之。若在雕刻中,虽杨惠之不足多也。 泥人张彩塑注重对市井生活的描写,并用朴素的色彩,使人觉得作品真实、感人。像张玉亭塑的《吹糖人》、《卖糖者》(三百六十行中的人物)都是当时市井的真实生活。在塑造上,作者准确地描绘出人物的特点和一刹那的动态,并用粗疏的线条将人物衣服的质感表现出来,再施上淡淡的石青色,使我们从这件作品中看到生命的活力。对于这类作品,徐悲鸿曾这样赞誉:此二卖糕者,与一买糖者,信乎写实之杰作也。其观察之精到,与其作法之敏妙,足以颉颃今日世界最大塑师俄国脱鲁悖斯可埃(1867年1938年)亲王。特脱亲王多写贵人与名流,未作细民。若法十九世纪大雕塑家远鲁(1838年1902年)虽有众多件稿本藏于巴黎小宫,于神情亦逊其全。苟作者能扩大其体积,以铜铸之,何难与比国麦尼埃(1831年1905年)争一日之长。


上一篇:天津风俗7 下一篇:说说我爱的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