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贵州

主页 > 旅行游记 >

怀念埃及那浓浓的烟草味道

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25 13:08

  在飞往埃及的飞机上我的头脑中是那些曾经见过的埃及的照片,金字塔以及尼罗河畔的太阳神殿是如何默默地倾诉着历史沧桑的变迁。可是直到回到北京将近10天了,围绕我的是开罗街头巷尾的声音和浓浓的味道,埃及的味道。

  开罗是喧闹的脏的城市。每天凌晨5点报告祷告时间的人就会召唤祷告者进行虔诚的祷告,无法阻隔这种神秘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像空袭警报一样巨大而持久,响彻城市的每一角落直触你的神经网络,不得不起身。清晨的雾让这个城市变得模糊,想是沉淀了太久的历史。总是给人一种时光错落的不真实感。一天的黄昏你的鼻子满满的是煤烟灰及血的味道,因为位于西部的沙漠吹来的烟雾和尘土以及沙漠气候风干了你的水分。

  埃及的司机从不遵守交通灯的指示也不会为交通线所困惑。想象一下极品飞车,或是一场户外音乐会的现场;再想象一下每小时40里的时速。开罗人依赖于他们的喇叭,于是在白天开罗就像锅里翻滚的饺子或者是喧闹的希腊式婚礼。到晚上他们却不开他们的车灯,只是凭借着开车人的直觉在大街小巷中穿梭。令人吃惊的是,至少在我呆的这段时间中没有看到过一起交通事故。

  无法描述我见到金字塔的那一瞬间,就像小时候第一次来到北京看到故宫一样。历史的河流缓缓地流过身上每一根血管直达左心房,让它跳动让我能够生存下来。令人心痛的是埃及人却把这个地区变成了一个马戏团。在这些缠着要你骑骆驼或者买明信片或小饰品的人群之中我无法凝视埃及塔的巨大和沉默的话语。每个景点的周围都是房子,街道和为旅游车及汽车而建立的停车场。这让我意识到文明的入侵的无所不在。

  在埃及博物馆的木乃伊是没有被打开的。他们是3,000岁的身体充满着头发、牙齿和手指甲。看着如此微小的身躯我很难把他们与这个星球上曾经是最有权势的人联系在一起。那些曾经为了权力和财富所做的种种如今是如何肯安心于这个小小的被包扎的木乃伊里面的呢?我无法得知。

  从我早上走出旅馆的大门开始就沦陷于埃及人的声音之中,出租车司机们会围上来问我今天的行程,走到任何街道上都会有人过来请你参观他的店铺。没有时间去自己决定是否要坐车或者是否要购物。今天的埃及人似乎人人都成了精明的商人,却是由于1990当萨达姆入侵科威特时候开始,埃及的旅游业遭受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旅游业也从此开始下滑。今天所见到的大多数旅游者都是来自法国或者德国。这也是埃及人如此努力的原因。一方面来说会让人觉得很烦,可是另外一方面却有

上一篇:世界著名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下一篇:爱丁堡从神秘的中世纪走来